当年火烧赵家楼的梅思平 最后却堕落成为了大汉奸
趣历史 责任编辑:lgd 2019-03-10 13:50:16 宫川英男 小林宽澄 山口疆 大盐平八郎

  1919年5月4日火烧赵家楼,是学生们当日爱国行动的最高潮。

  1919年,在巴黎和会上,协约国公然将战败国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,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,从而引发了划时代的五四运动。

image.png

  当时,交通总长曹汝霖因负责把部分权益让予日本,与货币局总裁陆宗舆及驻日公使章宗祥并称为“三大卖国贼”。

  5月4日,北京学生愤怒在天安门集会,然后游行到赵家楼曹宅,进行抗议。曹汝霖躲了起来。学生误把时在曹宅的章宗祥当成曹汝霖,痛打一顿,并放火烧了曹宅,此即火烧赵家楼事件。

  在火烧赵家楼时,冲在前面且放第一把火的北大学生,叫梅思平(也有说叫匡互生。不管是谁,梅思平是五四先锋,是无疑的)。

  梅思平,浙江永嘉人,时在北京大学政治系读书。

  而被烧了家堂的曹汝霖,集交通总长、财政总长、交通银行总理等数职于一身,是北洋政府权重一时的政客。

  五四运动在火烧赵家楼事件之后,演变成大规模的罢课、罢工及罢市。1919年6月10日,曹、陆、章三人被北洋政府宣布免职。

  然而,在20年后,当年的爱国英雄梅思平和卖国贼曹汝霖,在人们中的口碑中却完全颠倒过来了。

  在30年代,梅思平为国民党中央大学和中央政治学校教授,并且还是国民党中央法制专门委员会委员。但是,他却成为了一名政客,俯身在汪精卫名下。

  1938年,受汪精卫之托,梅思平与高宗武潜入敌占区上海,与日本代表商讨汪投敌叛国的具体条件和办法,并与日方达成协议,签订《日华协议记录》和《日华协议记录谅解事项》。双方协议规定:一、中日缔结防共协定,中国承认日军防共驻扎;二、中国承认满洲国;三、日本侨民有在中国居住、营业的自由;四、中日经济合作,特别是利用、开发华北资源,承认日本有优先权;五、协议以外的日军,于两国和平恢复后,开始撤退,两年内撤完。

  会谈还安排了汪精卫脱离重庆国民政府的具体办法。

  随后,梅思平随汪精卫投靠日本人,参与组建汪伪政权,并担任伪政权的组织部长、内政部长、浙江省长等要职,堕落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汉奸。

image.png

  梅思平在老家的女儿梅爱文13岁,闻讯引以为耻,在《浙瓯日报》发表文章——《我不愿做汉奸的女儿,我要打倒我的爸爸》,并其中写道:“我的年纪虽小,对于在艰苦战斗中的祖国,我是怀着最热情的爱的。而对我那做了汉奸的父亲,我却怀下了切齿的仇恨。今天我要公开宣布同梅思平脱离父女的关系,我要公开宣布我父亲梅逆思平的汉奸罪状,我要打倒我的爸爸?!?/p>

  这篇文章虽然不过800字,却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。随后,梅思平的继母梅王氏率他的两个异母妹妹在报上刊登示,宣布与梅脱离一切关系,称其“附逆作贼,害国辱祖”。

  但是,梅思平仍然没有醒悟。

 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,梅思平因汉奸罪被捕,次年9月被枪决。

  有意思的是,赵家楼之火却烧醒了卖国贼曹汝霖。

image.png

  “五四”过后,曹汝霖先在医院躲了几天,后搬到北海团城,足不出户,每天以写字打发时光,还改了个名字叫“觉厂”,闭门思过。

  此时,曹汝霖不过42岁,此后再也没任过政府要职,也没东山再起的企图,而是热衷于慈善活动。每年冬天,曹家向拉洋车的车夫施舍100套棉衣。每次都是由家里当差的抱着几套棉衣出门,看见街上有衣不蔽体的车夫,便雇他的车,拉到僻静的小胡同,叫车停下来,给车夫一套,然后再去物色下一个对象。为什么这么做?可以避免棉衣被人冒领。

  后来,曹汝霖发起,由20多人出资,又在阜城门内白塔寺沟沿建了一所医院,取名中央医院。医院建成后,还尚余20万元,存在由曹汝霖代管的新亨银行。中央医院属于慈善性质,这20万元余款便支撑医院的开支,穷人来看病,一概不收医疗费。后来新亨银行倒闭,医院所剩的几万元改存汇业银行?;阋狄行岛?,又改存中南银行。曹汝霖一直担任中央医院院长、名誉院长等职,经费都由他筹措,而他不从医院拿任何薪水。他到医院时,只由医院给他的汽车灌满汽油,算是他从医院得到的全部报酬。

  30年代日军侵占华北后,想强占这家医院。曹去找日军交涉说:“这家医院原来是私人经营的,而且是慈善性质?!比站桨帐?。新中国成立后,中央医院由人民政府接管,更名为人民医院。

  全面抗战爆发后,曹汝霖公开表示要以“晚节挽回前誉之失”,不在日伪政权任职。据说日军在筹组华北伪政权时,一度曾把曹汝霖看做理想人选,但他不为所动。后来,王克敏给他挂上最高顾问的虚衔,王揖唐出任伪华北政委会委员长时,又给他挂上咨询委员的空衔,但曹汝霖从不到职视事,也不参与汉奸卖国活动。

  一次,敌伪组织打算让他出任粮食局伪职。他说:“日本人吃粮食不受限制,单管中国人,我怎么管,这不是找骂吗?”

image.png

  此时北平的老百姓多吃杂和面,他把用杂和面蒸的窝头带到伪华北政务委员会,对王克敏说:“这样的粮食怎么能让老百姓下咽?!?/p>

  王克敏听后拿起窝头就咬了一口,说:“这怎么不能吃!”

  日军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对曹的不合作十分不满,指斥曹:“为什么我们皇军来了,你不出头帮忙,你究竟做什么打算?”

  曹汝霖晚年在忆及五四运动时说:“此事距今四十余年,回想起来,于己于人,亦有好处。虽然于不明不白之中,牺牲了我们三人,却唤起了多数人的爱国心,总算得到代价?!?/p>

  岁月是把杀猪刀,也检验着人性。97年前的那把大火,烧醒了一卖国者曹汝霖,而放火人梅思平,却在悠悠岁月中堕落成汉奸。一正一反的教训令人深思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